社區
藝購
文化 文化觀察
993彩票
华夏经纬网   2002-11-01 00:00:00   
字號:

老影院——上海大光明電影院青藤漫過的電影院這些天,上海滴滴答答地下了一陣子細雨,緊接著氣溫驟降,街上竟然有人穿起了冬裝,在喧鬧的都市裏,四季的更替也顯得這麽地混亂,看不到秋天的落葉,看不到春天的花蕾,沒有人在斑駁的樹影裏行走。沒有光影交錯,人在人的影子裏行走,房子在房子的影子裏行走,而時間真的就要這麽悄無聲息地流逝了——直到一個世紀前,西班牙人加倫白扛著一架破舊的老式放映機從上海的碼頭上了岸。他帶來的只是幾本破舊的殘片,在福州路的異平茶樓裏,在乍浦路跑冰場裏,在湖北路的金谷香番菜館裏,偶有些上海人被加倫白帶進一間黑屋子裏,銀幕上,一輛火車迎面開來,人群當中爆發出一陣慌亂的驚呼,嘩地散了。加倫白失望地走了,臨走前,他將放映機賣給了他的朋友雷馬斯。1908年,這個雷馬斯在海甯路和乍浦路的路口用鉛皮敲敲打打,于是上海有了第一座電影院。鉛皮做的電影院早在上海的風雨中鏽蝕了,但沒有人會懷疑黑暗中的那縷光線在銀幕上投下第一個影像的最初,它改變了時空的順序,黑暗來臨,在無法控制的夢境之外,使人終于有能力將自己帶離現實。現實中的影子變得虛幻時,虛幻中的人生卻開始變得真實。膠片是真實的,它用每格二十四分之一秒的時間真實地記錄了充斥在生活中的情緒。哪怕它是由人所導演,或動人,或拙劣,但誰又能說這不是生活裏的一部分?20年以後,上海灘上的電影院方興未艾,在如今南京路隔壁的一條裏弄裏,大光明電影院開張了,這是頭一等的電影院,有人說它是遠東的第一。究竟是如何的一番氣派?張愛玲在《多少恨》中描述說:現代的電影院,本是大衆化的王宮,全部是玻璃、絲絨、仿雲母石的偉大結構。那時的大光明,門口還有三眼巨大的噴泉,鋪著絲綢的台階,衣著華美的俄羅斯女郎作爲招待。最爲特別的是,在電影的默片時代,它還有一個由歐美樂師組成的樂隊。這個奢華的城市,寂寞的城市,因爲電影的到來又平添了一個夜晚的裘袍。電影無聲,人們顧影自憐,阮玲玉還沒有在中國人的電影《野草閑花》裏唱歌,在被陌生影像照亮的黑暗影院裏,有多少人看到了自己?張愛玲說,11歲時她和母親去大光明看一部畫家的電影時,哭紅了眼睛。多年以後,張愛玲爲何回想起這些?僅僅是因爲電影中的一個畫家?她的記憶中是否又包含著母親溫暖的雙手,和在漆黑的座位上從母親身上散發過來的雪花膏的芬香?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我們總還是應該慶幸,電影終究沒有異化爲一場充滿著虛情假意的舞會。今天的大光明還在,雖然已是物是人非。時間就像是一片青藤,漫過這年過古稀的電影院,它從扶手上蔓延過去時,就將留在扶手上的記憶纏繞;從椅背上蔓延過去時,就將愛人肩頭的眼淚纏繞。整整70年過去了,沒有人再知道張愛玲曾經坐在哪一張椅子的位置,流下她童年的眼淚。大光明的售票窗前,依舊熙熙攘攘,電影當然不再是一個彌足奢華的選擇,掀開厚厚的帷幕進去,僅僅是爲了在黑暗中尋找笑出來的眼淚,或者哭出來的眼淚,也許什麽都不爲,只是逃避現實中毫無生氣的影子,看看五彩斑斓的世界。沒有什麽可以再讓我們長久地停留,沒有什麽能夠讓我們逃避開喧鬧的都市,只有黑暗中的那縷光線,依然在這裏訴說著各種各樣的悲歡離合。當一座電影院裏被裝滿了故事和回憶時,是不是一種幸福。就像在這秋意漸濃的上海,當我站在繁華鬧市的大光明的門前,看到的這一對年輕的戀人,男孩騎著自行車,女孩坐在車後,矜持地拽著男友的衣角,他們剛剛從一部叫做《河東獅吼》的電影中走出,臉上依舊挂著微笑,丁零零的車鈴一響,便從明亮的市中心,消失在了一個昏黃的小巷。若幹年後,他們是否還會記起今天的場景,並在某一個秋天的季節裏,回憶起對方那迷人的微笑。沈從文先生說,雨下得越長,人也就越寂寞。上海秋天的雨,好歹是停了。大光明經曆過無數次這樣的風雨,幸運地依舊延續它的回憶,而在我尋找那些當年曾經和大光明一樣名噪一時的電影院時,許多並沒有這樣的幸運,夜雨曾經打在那間鉛皮做的影院上,咚咚作響,即便存在下來,門庭冷落的也是多數,舊有的記憶和曾經的繁華被席卷開去,多少故事也就這樣煙消雲散。不知道雨夜降臨時,它們是否感到哀傷。只是,一直到今天,我們依舊在沒有影子的城市裏生息,偶爾去看別人演的電影,才發現,電影其實刻錄著我們自身的影像,它是時間從我們的頭頂投下來的一道光影,而一座老電影院,是這個城市的影子,它見證了每一個人的內心裏都有在黑暗中釋放欲望的沖動。新影院——北京華星國際影城一次五星級影院的“旅行”深秋的傍晚,突降大雨。没带雨伞的我,下了车赶紧冲进北三环路边的华星国际影城。自1998年看过《泰坦尼克号》后,我再也没有走进影院,即便像《拯救大兵瑞恩》这样极具音响效果的大片儿,我都是在家看的。当初看《泰坦尼克号》,也是在这个地方,不过那时叫澳华影城,先跑到影院对面永和豆浆店填饱肚子,再看电影。今年7月5日,在原地址基础上重新设计改建,新起来的华星,是导演过《醉拳》的香港人吴思远投资的,斥资2000多万,共四层,分成五个不同功能的放映厅。号称“北京影院航母”和北京首家五星级电影院。这是继新东安影院之后,北京第二所影院大改造。巧的是,两家影院都是由香港人投资。比起新东安影院地处王府井浓厚的商业气息和外地人流,这里更多的是股文化气氛和知识底蕴。5点钟,陆续有人进来,尽管外面下着雨,并没有扰了来人的兴致,毕竟是周末。一楼透亮的大厅,几个刚放学的高二学生在选票台前正商量看哪部影片,最终锁定《河东狮吼》。清一色着装的工作人员查定在几号厅放映后,电脑屏幕顷刻显示出该厅的模拟图,几个孩子吵嚷着选择好座位,出票了。这样的情景和记忆中的影院售票窗口很难联系到一起:躬身在巴掌大的窗口里把钱递进去后,换回张电影票,完全手对手的操作,根本看不清对方面容。从窗口到电脑屏幕,由手换作笑容,消费时代,以人为本的细节恣意彰显。我今天要看的影片《和你在一起》快要下线了,工作人员已经在入口显眼处换上《我爱你》的大幅招贴,不过陈凯歌以及主要演员与观众见面会的照片尚未褪色,还有不少人是专门冲着这部影片来的。影片7点20分才放映,为时尚早。四处溜达。就直接坐电梯上了四楼的海报馆和玩具店,从300多元的电影大幅招贴到小的明信片,熟悉的影片总能让人浮想联翩。海报馆旁边便是5号厅,影城最大卖点所在,又称“电影头等舱”,可以让你躺着看电影。前一段时间,北京还出现了可以躺着“泡”的酒吧,以躺着的姿态,大抵也算是场消费的革命了。舒适宽大的真皮沙发,可自由调试,分情侣座和单人座。冷了,可以要毛毯;渴了,可以要饮料;饿了,可以点零食,都涵盖在100元的票价里。不久前,这里曾接待了一对儿特殊的客人,个人包场。放什么电影都行,关键想寻找整部电影只为两个人播放的感觉。5号厅此前接待了不少公司在这里举办活动、培训,然后给员工包场看电影,每周都有,可个人包场尚属头回。“我们就两个人包场,给点儿优惠。”“上面有规定,包场费统一都是3200元,你们可以多叫些朋友一起来看。”工作人员建议。“我们就想过个二人世界。”于是两个人花3200元看了部名为《荔枝红了》的国产影片,影城工作人员还专门赶去订购了鲜花和蛋糕,给二人世界打造气氛。这感觉估计跟在顺峰花上万元吃顿饭差不多。“主要还是生活水平提高了,人们对档次有了更高的要求。”影城营运经理张晓兵女士相信类似的个人行为今后只能越来越多。三楼的4号厅是个普通厅,主要用于二流放映。就是过了热播时间段,应观众要求还在播放的片子。从三楼往二楼走的时候,就闻到了爆米花的香味。此爆米花可非彼爆米花,从原材料到机器都是清一色美国进口。据说,想知道美国电影院的味道,可先到华星来闻闻。“我们去国内一些城市的电影院考察,有些家影院爆米花才卖1块钱。我们这儿大桶米花22元,可味道绝对独特。”张经理着重强调纯美国进口的爆米花也是该影城一大特色。二楼有两个放映厅,都长期播放原版外国影片。其中2号厅拥有70毫米胶片,430平方米的超大银幕;3号则是数码厅,目前北京共有四家影院拥有数码厅。不过由于片源限制,两个厅平时也多用于普通片的放映。2号厅门口有个明星墙,刚刚在这里录制了一期访谈节目的鲁豫留下签名,据工作人员介绍,徐静蕾经常会来这儿看电影。一进门的1号厅,主要放3D多维立体影片和夜场电影。从晚上11点开始的夜场电影从推出到现在,市场并不理想,看的人不是很多。张经理分析,大概受北京的天气影响。天气变冷得快,冷的时间也长,很多人都“猫”在家中,不愿意出门。华星的英文代称“UME”,翻译过来就是“体验电影视线”的意思,不过说得准确点儿,更是体验服务的感觉。倘若不是电影发烧友,谁在乎3D和4D在技术上有什么区别?上影院关键还在于服务、音响以及烘托的氛围。现在影院又开始推出电影消费年卡,有300元、500元、800元三种面值,同时可在影院小卖部里消费。由于是香港导演吴思远投资,所以有不少香港大腕明星都自愿做起免费广告:看电影到华星或是抵制盗版。张艺谋已明确表示,影片《英雄》北京首映要放在华星。前不久,文艺片《小城之春》,整个北京地区,数华星票房最高。华星影城除了5个放映厅,一至四楼还被比萨饼、三明治、日餐到咖啡店十余家知名品牌的快餐店充斥着。我走进赛百味快餐店买三明治,窗外,三三两两的情侣们打着伞从不同方向拥来。店中壁挂电视里反复播放着即将放映的新片《我爱你》的精彩片段:“你爱我吗?我是你这辈子要娶的人吗?”周末的电影院到处弥漫着爱的味道,即便是餐厅也不放过。填饱肚子,电影快要放映了。张经理跟我说,给她印象最深的一幕,就是有位女士看过《和你在一起》后,坐在放映厅门口的休息椅上,全然不顾四周注视,大哭不止。“我们影院能把人的这种情绪调动起来。”到了放映厅门口,领位员把我带到座位上。就手把刚买的饮料放在座椅把手上的凹槽里,翘起二郎腿,头向后靠,椅子刚好倚出个弧度。超大的屏幕仿佛把人整个包围起来……影片结束后,不少人商量着去哪儿吃饭,而吃完饭的人又不断奔往这里。一楼大厅里赶着看下一场电影的人比刚才更多了。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部有名的影片《993彩票》的画面,在精神生活极大匮乏时期,影院成为主人公ToTo生活的全部支撑点,即便它是简陋的。而如今电影院早已被淹没在多元化的消遣选择中,惟有常变常新,才能激发人的感官。雨已经停了,我禁不住买了一大桶美国爆米花回家。奇怪的是,我竟然开始盘算下一次看电影的时间了。消失的影院——廣州新星電影院在城市記憶深處993彩票在意大利的一个小镇上,它是小ToTo记忆的中心。一间电影院要留在城市的记忆中,那这个城市就不会有多大。“广州”曾经是一座不那么大的城市,在那时广州人的心目中,广州只有荔湾、越秀和东山三个区,现在的商业中心天河区那时只是一片好大好大的农田。骑自行车从“广州”的东边到西边只用花20分钟,由南到北更快,不到10分钟。海珠区在那时只能算郊区,因为在珠江南边,所以叫“河南”。从“河南”到“河北”,那是“去广州”,要过河的。过河只有两座桥,1933年修的海珠桥和1967年修的人民桥(在那一年,中央公园改名为人民公园)。从“河南”的中山大学出发,去“河北”的新星电影院应该这样走:顺着新港西路往西,向北转上江南大道,一直向北,过海珠桥,沿起义路继续向北,在人民公园前的中山路路口的天桥停下。路口西边是新星电影院,东边是新华电影院。1984年,我第一次去新星电影院,走的就是这条路线,那是去看《枪手哈特》,一部立体电影。《枪手哈特》应该是第一部,也是惟一的大张旗鼓放映的立体电影,剧情乏味得很,木头椅子特别硌人,脸上还得架着副怪异的眼镜——一块镜片是红色,另一块镜片是绿色,戴在头上很难受。如果不戴那副眼镜,银幕上的图像就没法看,全都是两个影的,就像深度近视。所以,那场电影的大部分时间我是在东张西望打量自己坐着的那间放映厅。放映厅里不黑,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透进来很多光,能够很清楚看到室内的情况。屋子很高很高,房顶还有木横梁,是没有上油漆的那种。看完《枪手哈特》和电影院的木横梁,我有好几年没去新星电影院,毕竟从“河南”到“河北”“去广州”看电影是一项颇为浩大的工程。听说“新星”后面的名字由那时的“立体电影院”改为后来的“艺术电影院”。从读中学开始,广州市的一个什么机构搞了一个中学生影评组织,每间学校弄几个小孩子当“小影评人”,过一段时间就发一张新星电影院的票,让看完之后回家写观后感,然后发表在一张什么报纸上。按这样计算,那几年应该看了不少的电影,只是现在大多记不起来了。那些观后感有些没发表,有些发表了。对那些没发表的观后感,我的印象比较深,有一部是讲一个贪污受贿的总经理是怎么被绳之于法的故事,里面提到现在围棋有上百万种不同的变化,就像我们的生活一样,我在观后感里很仔细地解释围棋应该有361的阶乘那么多种变化,远超过几百万种,这么好看的电影更应该在细节上严谨;另一部是外国警匪片,那个警察特别逊,老挨打,心情很郁闷,结果趴在马桶边用里面的水洗脸,我的观后感是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崇拜这个如此落魄、一点也不神勇的警察。至于那些发表了的观后感,印象比较模糊,大致记得是被摘出“这种精神鼓舞了我们好好学习”之类的句子发表了(可怜,我现在怎么也记不起是哪部电影鼓励了我当年好好学习)。算起来,大部分不用自己花钱买票的电影都是在新星看的。然后,就开始有自己买票的需要了。既然要自己花钱,就有了选择电影院的权利。但我还是选择了新星,一来是因为对前往新星的路已经滚瓜烂熟了,能够在路上滔滔不绝地讲述街边一间小店背后的故事。另一个主要原因是,新星很早就开始打破一间电影院只有一个放映厅的模式,弄出了不少小放映厅,横木梁看不见了,座位也换成了那种浅灰色的软座,而且还设置了那种“双座”,坐在里面看电影,真的很舒服。很多年以后,跟一些朋友聊电影,大家不是很熟的时候,都会一板一眼地说,新星放的电影真有品位,自己早期的艺术电影启蒙都是在那里完成的。但熟悉了之后,大多会坦言,那里的双座真舒服,然后大家心照不宣地坏笑。1995年,跟一位女孩子不知怎么聊到了新星,按理说是不会跟她分享对“双座”的回忆的。我仍然一板一眼地说,那里的电影真好。她说她的一个亲戚在那里当领导,每到周末她就会去那玩,没事就喜欢去卖票,然后钻进放映厅看电影。“你想想,你的好多电影票都是我卖给你的。”没过多久,我听说新星要拆了,因为要在它下面修地铁。我想约她去看新星的最后一场电影,但却发现放映的片子并不合适,于是便罢了,自己一个人去了。那天最后一场电影的票早就卖完了,场外还有人兜售黄牛票,100块一张,我没舍得买,现在有些后悔。最后一天放的好像都是同样的片子——《大话西游》。我买了倒数第二场的票,前一场是为小学生放映的特别场,1块钱一张票。看完电影出来,外面已经聚集了很多人,继续有人在卖黄牛票,这次没去问价钱,估计更高了。我去吃了点东西,回来的时候,最后一场电影已经开始了,但门外聚集的人却越来越多了,还有不少人看着这里有黑鸦鸦的人群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挤进来看热闹的。然后电影放完了,里面的人开始出来,很多人边走边擦眼泪,于是外面也开始有人掉泪。(南方周末)

 

責任編輯:

共1頁
  网友評論 更多評論>>>
  網友: 密碼:   
 
 
 
  已有( ) 条評論 剩余 字 驗證碼:    
 
相關文章
   
專題
  更多
·2019金豬賀歲
·台灣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
·年终專題:2017文化乐章
·聚焦金磚國家文化節
·青海可可西裏、福建鼓浪嶼申遺成功
·我國首個“文化和自然遺産日”
文化熱點
  更多
·文化博物館系列之西安博物院
·第八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公布
·聚焦70年流失文物回歸成果展
·盤點2019年9月文化關鍵詞
·新中国成立70周年 考古重大发现盘点
·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——楊柳青木板年畫
文化365
   
·8日6時17分“白露”:露從今夜白,天自此日
·立秋裏的儀式感:今天你“啃秋”了沒?
·“大暑”中的古人风雅:饮酒赏荷 暑月游船
·舌尖上的小暑: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
·7月12日“入伏”,今年“三伏天”40天
編輯推薦
 
·我國新增七百六十二處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
·甲骨文发现120年 中国将首次举办国家层面纪
·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在京颁奖 20后70后作家同
·“泰興號”沈船德化陶瓷珍寶歸故裏
·諾獎開獎!她和他
·最強國慶檔淬煉中國式大片
·国庆档票房破50亿元 献礼片表现强势
文化博覽
 
造人補天有女娲
高山流水
新聞排行
 
中國的心痛:英國尋寶人砸碎“東方泰坦尼克
孝莊真的嫁給了多爾衮?孝莊下嫁的六個論據
“慈禧龙袍”神秘现身 收藏者两赴西藏
法门寺佛指舍利将赴韩供奉 韩国迎请团已抵
武俠探夢有真功??“少林七十二絕技”一覽
現代戲最終將成爲贻害中國戲劇的禍始
免费开放是大势所趋 "人满"如何不"为患
北京南中轴路开始改造 天坛先农坛将亮出坛墙
南昌一收藏者藏品揭開曆史婚禮民俗謎團(圖)
刚推出新作《不朽》的作家落落成被告 索赔
  图片新聞   更多
  老照片   更多

工藝精品賞析更多

  • 陶瓷作品
  • 作品欣賞10
  • 皮影作品2
  • 古代美女h281

艺术名家專題更多

·畫家于同慶的藝術人生 ·曲陽泥塑大師馬若特 ·畫家高玉竹:國畫意境中品味美麗人生 ·王慶輝:胸中藏丘壑,筆底生畫韻 ·高振华国画山水專題 ·国画艺术家陈梅一艺术專題 ·天津刻瓷艺术家陈起平艺术專題

藝術博覽推薦閱讀更多

·[藝術快訊]衆星雲集助力慈善 河北首屆公益春晚大年初三首播·[藝術快訊]烟台市在全省旅遊商品设计大赛上摘金夺银·[非遺報道]泗水民間剪紙入選第四批省級非遺擴展項目名錄·[非遺報道]吉林省政協文教委對非遺傳承與保護情況開展調研·[藝術之鄉]蓬莱获评“中国八仙传说之乡” 旅遊产业传承仙道文化·[中華老字號]四家企業被認定“南昌老字號” 每家獎20萬元·[民俗風情]姜世祿書法展在大雅書畫院開展
內畫-生肖猴
關公
關公1
蝶戀花
春滿園
月季
財神趙公明
奔馬
寶馬送福
報喜圖
花鳥圖
秋實
扇面畫
國色天香

內畫-生肖猴

名家藝術園地更多

·高玉竹畫家·陳梅一畫家·康志敏陶藝師·鄒景雲工藝美術師·陳起平工藝美術大師·汪建川工藝美術大師·洪建華工藝美術大師
中華文化
文化信息 | 文化觀察 | 文化熱點 | 文化視野 | 文化博覽 | 文化人物 | 考古發現 | 文明探源 | 古今雜談 | 文史知識 | 文化交流
| 演出信息 | 史事留痕 | 國學經典 | 尋根
---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---